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岁月流金编撰杂志型博客

扬起阅读风帆 遨游知识海洋

 
 
 

日志

 
 

韦辛夷 张宜 : 闲敲棋子落灯花  

2017-06-03 20:37:51|  分类: [中华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韦辛夷 张宜有约图180cm×97cm

韦辛夷观琴图

张宜问心图

韦辛夷、张宜为“约绘”栏目题字

2016年5月27日,久旱的济南下起雨来。在画家韦辛夷看来,这是天公多情,有意配合他心中那首叫《约客》的诗:“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诗作者赵师秀不会想到,800年后,依然有人惦记着他的等待,并把这种淡淡的执着与落寞化成了笔墨。与韦辛夷相约在山东新闻书画院的是画家张宜。那天的上午很不一般,往事突然浮现,略显意外又异常动人;笔墨往来对话,激情四溢又浑然天成。

金兰之约——为有故人携画来

5月27日上午,山东新闻书画院,大众书画专刊“约绘”已到第五期。开场有些小激动,张宜一见韦辛夷,就被他拿出的一样东西惊呆了——一幅保存了25年的旧画,参禅的老僧端坐画中垂目观心,是张宜22岁时所作,那时的笔墨已相当老辣。在场观者忍不住感叹:“原来你不是一下子就画得那么好的!”

“今天要干两个事情。”“献宝”之后的韦辛夷严肃中难掩兴奋,“其一,这幅画25年没有题款盖印,四分之一个世纪了,寂寞着呢,这次你要补上。”

那是一幅与青春和友谊有关的作品。1991年,韦辛夷经常把张宜、卢冰等好友邀到家中,借着吃香椿的激动心情即兴作画。与岁月有关的证据大多随风消散,但有心人收藏起点滴,竟成为多年后的陈酿,开坛十里香。

“约绘”栏目创办之初,大众日报社老领导刘广东曾说,“约绘”乃三约:文人之约、雅士之约、君子之约。如今,虽然相差13岁,却同在山艺美术系待过的韦辛夷和张宜,因着多年来的“情投意合”,此次又添“金兰之约”。旧物常新,是因故人常在,对于那幅画的出现,张宜虽然也猜到过几分,但他表示依然有穿越感,脑子竟一片空白。

笔墨之约——闲敲棋子落灯花

穿越归来好干活。宣纸铺开,翠管紫毫一字排,开始实行韦辛夷要干的第二件事情。

受到大众书画专刊“约绘”栏目的邀请之后,韦辛夷琢磨了很多与“约”有关的故事:圯桥之约,张良纳履;崔护之约,人面桃花;元夕之约,月上柳梢……但赵师秀的《约客》尤其不同,其中更多的是安静平和。今日就以此诗为主题,但如何画出那种很“耐烦”的等待,不纠结的心态呢?韦辛夷现场制了草图:主人席地而坐,灯盏照亮棋盘,童子困倦自睡,窗外芭蕉阑珊。大家一拍即合,张宜开笔。

张宜的人物有一种常人少见的浑厚感,甚至比许多山水更大气。开笔之后便无法“自控”,激情如电光火石,下笔更果敢肯定,但他要表达的,却是一种沧桑后的平稳安静,一种因信任而生的踏实感、因内心充盈而显现的无欲求。

不期而至的雨,令画室内诗意倍增。但正如韦辛夷所说,这是个损伤诗意的时代。就《约客》的意境来讲,如今没人愿意在夜半等待,早就打电话催了;看不到落灯花,电灯落下来的可能性不大;也听不到蛙声……好歹有雨,暂慰平生。

当张宜让闲敲棋子的主人活生生坐在画中之后,大家的心也随之安静下来。画面另一侧,空着的蒲团写满了期待,观者忍不住会想,我很愿意坐下,成为那个赴约的人。韦辛夷提笔在主人身后画了一名伏案而寐的童子,夜果然深了。窗户的处理,韦辛夷有意加大了尺寸,房间愈显空旷。外面芭蕉摇曳,风雨声隐隐而来,案上的油灯在这个背景下显得格外清亮。画面中蕴含了太多的未知因素,来与不来在两可之间,意境心境极其微妙。猛然间,感觉这幅画比同尺寸的作品显大,正是经营位置的妙处。

“关系不错,添上点油吧!”韦辛夷提笔在灯内轻轻一抹,体感顿出。他又加了灯信子,这个长度足够再等个把时辰。

文化之约——水滴石穿集腋成裘

张宜说:“历史就跟围棋一样,没有重复,下错了也没法退回去。”艺术追求也是这样,既然无法后退,只能选择向前。

此次一回首,倏忽25年,除了改变一切都在改变。25年可以成就很多事,但论到文化,韦辛夷借用余秋雨《何谓文化》中的观点说,一般情况下,一个地域、一个民族的文化,安定30年之后才有小成,想要大成至少100年。对于中国艺术家来说,已经度过30余年的安定期,有了一定的文化积累,正走向更高的追求。

文化是个慢工。当年龚自珍骑驴游历八个月,写出《已亥杂诗》组诗315首,但是他的积累并不仅在这几个月,他的文化背景是整个时代。当韦辛夷谈起当年创作《鸿蒙初辟》的经历时,他强调的是张宜等一众优秀画家带来的压力和刺激,令他在35岁时有了新的创作思路,注重侧向和逆向思维,企图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画家如此谦逊,然而如果没有当战士时白天在台历上画、晚上在有水汽的玻璃上画,没有为了画画宁可值最累的那班岗,没有那时的凿壁偷光,没有油画和连环画的深厚功底,没有安定的社会环境,那些力恐怕是借不上的。因此无论历史的大成还是个人的小成,都是水滴石穿、集腋成裘。一个舞者,要有舞技,还得有舞台。

纸媒之约——需要有质感的东西

韦辛夷喜欢纸媒,他每天要看15份报纸,不通过网络便知天下事。信息大爆炸的时代,我们容易在太多的碎片当中耗费生命,变得疲劳和无措。而纸媒的信息是经过过滤的,留下了我们最需要的部分。

“纸媒对于画家太重要了。”韦辛夷说。他从小是报纸的拥趸,喜欢有触觉、有质感的东西,比如书,比如木器。视听嗅味触,人的五感是上天的恩赐,如果我们只能从屏幕上去看转瞬即逝的东西,就等同于把自己低端化了。新媒体应运而生,这是时代所需,但纸媒永远是画家的第一需要。“当年电棍儿出来后,有人说白炽灯要完了;照相技术出来后,又说绘画要完了,都不会的,没有可替代性。只是我们要考虑怎么把东西做得更精到、更完美。”

结语

《滕王阁序》提到“四美具,二难并”,有人解为音乐、饮食、文章、言语以及明哲和坦诚,另有一解是良辰、美景、赏心、乐事以及贤主和嘉宾,后者更适合当下的“约绘”。赵师秀并不计较客人来或不来,宁可独自敲棋,而我们更幸福,茶正香,客已来。

“约绘”数天后,张宜为那幅一别25年的画题了跋:

“他日轻狂一少年,今已不惑两鬓斑。尚有真情可追忆,轻折黄纸一悟禅。阿一打油感喟二十五年前师友韦辛夷先生府上小饮,酒酣拙作被留存至今,更显于"约绘"雅集,慨叹时光如白驹过隙,敬佩先生真情,感恩当下,逝者如斯!”

  借为结语。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