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岁月流金编撰杂志型博客

扬起阅读风帆 遨游知识海洋

 
 
 

日志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越深心越痛  

2015-04-12 10:10:22|  分类: [图说世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越深心越痛 - 一炮手 - 一炮手的杂志型编撰博客

       1992年拆除前的济南老火车站全貌。它曾是亚洲最大的火车站,世界上唯一的哥特式建筑群落,登上清华、同济的建筑类教科书,并曾被战后西德出版的《远东旅行》列为远东第一站。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越深心越痛 - 一炮手 - 一炮手的杂志型编撰博客

与济南人难以忘怀拆除的老站相比,新站毫无特色的。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越深心越痛 - 一炮手 - 一炮手的杂志型编撰博客

1904年,津浦铁路济南站开始建设,1911年12月建成启用。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越深心越痛 - 一炮手 - 一炮手的杂志型编撰博客

       济南老火车站由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德国著名建筑师赫尔曼菲舍尔设计。菲舍尔在济南的生活照。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越深心越痛 - 一炮手 - 一炮手的杂志型编撰博客

当时的中国政府向赫尔曼菲舍尔夫妇颁发的护照。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越深心越痛 - 一炮手 - 一炮手的杂志型编撰博客

济南老火车站即将建成时,菲舍尔拍摄的全景图。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越深心越痛 - 一炮手 - 一炮手的杂志型编撰博客

济南老火车站即将竣工时照片。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越深心越痛 - 一炮手 - 一炮手的杂志型编撰博客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之全景图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越深心越痛 - 一炮手 - 一炮手的杂志型编撰博客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之典型的哥特式设计风格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越深心越痛 - 一炮手 - 一炮手的杂志型编撰博客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之站内部大厅。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越深心越痛 - 一炮手 - 一炮手的杂志型编撰博客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之内部大厅。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越深心越痛 - 一炮手 - 一炮手的杂志型编撰博客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之内部屋顶。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越深心越痛 - 一炮手 - 一炮手的杂志型编撰博客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之钟楼。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越深心越痛 - 一炮手 - 一炮手的杂志型编撰博客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之高耸入云。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越深心越痛 - 一炮手 - 一炮手的杂志型编撰博客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之高残雪斜阳。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越深心越痛 - 一炮手 - 一炮手的杂志型编撰博客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之高彩色记忆。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越深心越痛 - 一炮手 - 一炮手的杂志型编撰博客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之美轮美奂。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越深心越痛 - 一炮手 - 一炮手的杂志型编撰博客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之精美明信片。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越深心越痛 - 一炮手 - 一炮手的杂志型编撰博客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之春运大忙。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越深心越痛 - 一炮手 - 一炮手的杂志型编撰博客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之高彩色记忆。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越深心越痛 - 一炮手 - 一炮手的杂志型编撰博客

        “铁路退休老高”在“迎宾门”留影。1972年为欢迎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来济南, 车站新建了从站台直通站前广场的出口,当时称迎宾门。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越深心越痛 - 一炮手 - 一炮手的杂志型编撰博客

        1913年,菲舍尔为一个中国艺术商人建了所房子,有一天房子着火了,他带领工舍命救火。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越深心越痛 - 一炮手 - 一炮手的杂志型编撰博客

菲舍尔的妻子在济南的生活照。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越深心越痛 - 一炮手 - 一炮手的杂志型编撰博客

济南老火车站设计者菲舍尔夫妇查看铁路路轨。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越深心越痛 - 一炮手 - 一炮手的杂志型编撰博客

济南站开始拆除时的情景(摄于1992年7月1日)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越深心越痛 - 一炮手 - 一炮手的杂志型编撰博客

        济南站开始拆除时的情景(摄于1992年7月1日),当由建筑很坚固,拆除时颇费工夫。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越深心越痛 - 一炮手 - 一炮手的杂志型编撰博客

         2012年12月,济南老火车站设计者菲舍尔的孙女西维亚夫妇西维亚向建筑大学捐赠老火车站图片。

济南老火车站,记忆越深心越痛 - 一炮手 - 一炮手的杂志型编撰博客

        “复建”老火车站的决定在国内引起极大反响,山东省建筑大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授直言,是“一蠢再蠢”。

        “复建”济南老火车站,是补救历史还是“一蠢再蠢”,能否重现出原有的风格和韵味,对于我们来说或许不重要,只能任由人评说。我们感受到的是,每一次触及记忆都会让人们对过往轻率举动的一次反思,甚至会刺痛我们的心。

  评论这张
 
阅读(40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